院長專欄 更多>>
姚慧敏(姚會民),字逍遙,陜西蒲城人。國家一級書法師,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者、書法評論家、文字(字體)研究家。
現任中國文化魂網站總編,中國文化魂書畫研究院院長,中央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書畫協會名譽顧問,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外聯部長,輝煌中華雜志社副社長,中國博達書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榜書協會理事,中國甲骨文協會理事,陜西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華夏平安書畫院常務院長,陜西毛澤東書法協會理事等……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姚慧敏院長與西安美院白翊老師
陜西書畫大聯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見禮
胡志賢
李越飛
李 巖
張文軒
趙振江
李志華
王志海
楊建武
李少仁
喬 鴻
姚慶龍
王有榜
茅允龍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興
萬順昌
劉新貴
劉 豐
昌玉曉
石文虎
劉顯慶
中國文化魂首頁 >> 詳細查看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信息來源:中國文化魂網站 發布時間: 2018-7-27  瀏覽次數:308

當今世界大體上有以希臘、羅馬文化為內核的西方文明(也可以說是基督教文明)、中東文明(以阿拉伯人為主,次文明包括波斯文明,也可以說是伊斯蘭文明)、東方文明(以中華文明為代表,也可以稱儒家文明,包括日本、韓國、朝鮮、越南、新加坡等)。埃及文明已經徹底死亡。印度文明嚴重殘疾,已經列不上世界主要文明之列了。當今世界現存的三大文明之中,伊斯蘭文明地域廣大,但在文明的開拓創新精神上不及西方文明,在勤勞智慧上又不及東方文明。因此,真正與西方文明相對抗的,只有東方文明。這三大文明中,西方文明與中東文明使用的都是字母文字,東方文明使用的都是以中國字為基礎的象形文字。這些文字的特點,文明的特點不能不說沒有關系,但事實上關系是極大的。

在歷史上,使用象形文字,甚至更早期的契形文字,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往往都是文字的原創民族所使用的。這些文字的原創民族開化較早。為了記錄發生的事情,從畫圖畫開始,逐漸發展到契形文字。只不過,東方與西方的分別是,東方文化在契形文字的基礎上進而發展了成熟的象形文字。而西方文化與中東文化卻在契形文字的基礎上發明了字母文字。這是一個重要的分野。如果不是這種歷史的偶然性,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的差別便不會這么大。

但這種偶然性背后有著某種必然性。東方文明從伏羲氏國開始,就是一個多民族的幅員廣闊的統一大國,周邊的民族和部落在文明的程度上相差實在太大。大到還沒有必要使用文字的程度。因此,也不會發生周邊民族借中華民族祖先的契形文字創制任何文字的地步。而西方文明及中東文明則不然。事實上,西方文明與中東文明有著共同的發源點,那就是中東兩河流域的蘇美爾契形文字。由于中東、西方特殊的地理環境,造成中東、西方的民族發展上呈現近乎平行、多樣化的特征。那種地理環境表現相對的比較隔絕,不若中華文明的地理環境,相對的比較整體化,沒什么天險式的阻隔。鄰近蘇美爾的其他民族,在創制文字上雖然起步較晚,但在語言的發展上卻似乎沒怎么落后。需要補充的是,語言和文字的關系。在世界人類的發展史上,總是先有語言,后有文字。語言是本質的,本能的,有著進化基礎上的先天性。而文字是后天的,表象的,符號化的。一個偶然的機會,一個鄰近民族借用了部分契形文字的發音來標記拼寫他們本族的語言,這些受到選擇的契形文字逐漸被簡化了初始的字母。而這些初始的字母又逐漸分野,一部分成了希臘字母,一部分成了中東諸民族的字母。

正是這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細節,卻造成了日后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的巨大分別。希臘人對于邏輯與科學的特長,顯著地受益于使用字母文字。使用字母文字仿佛在被迫作著抽象能力訓練,因此他們也更理性。而使用象形文字的東方,卻更加感性。

在人類發展的早期,這些區別也許不怎么大。不管是擅長理性也好,還是擅長感性也好,都能獲得科學知識。有時候甚至感性的思維方式更容易發現簡單的科學知識,感性的思維方式更容易產生靈感。但科學發展到一定的程度,那些簡單的科學知識已經基本上被發現殆盡之后,剩下的是更高一層的科學知識。這些科學知識沒有任何感性知識可以想象,全是抽象的推理,甚至形而上的觀念。如果說牛頓力學還可以用感性來加以理解的話,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無論如何已經超出了感性的范疇。這就是東方人比西方人更難理解相對論。

作為蘇美爾契形文字演變下來的字母文字的另一宗,中東諸民族的字母文字,以及由他們產生的中東文明,可以基本上看作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的中間形態。不必作特殊的剖析。象形文字天生就與圖畫有關,這就不難理解象形文字的藝術性要優于字母文字。

象形文字天生就與圖畫有關,這就不難理解象形文字的藝術性要優于字母文字。中國的字產生于原始的記事方法,如物件記事、結繩記事、圖畫記事。對字更直接影響的是物件與圖畫記事,圖畫記事直接導致了象形文字的產生。遠古時人類文明還處于萌芽狀態,人類對大自然的駕馭能力很低,對于那些與遠古人類祖先的生活息息相關的自然和自身物象、物件,他們最原始的方法是把它們模擬下來,刻在巖石和骨頭上,就是人類的遠古繪畫。這種模擬自然的繪畫使用久了,逐漸演變成符號,這種符號有的直接變成了文字。在我國古代現存的巖畫上,圖畫和符號是并存的,古代的巖畫、符號、文字在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相同的。在巖畫與古文字之間的東西叫符號,據歷史研究表明,我國古代甲骨文中的象形文字都是從繪畫、刻畫中蛻變出來的。中國先民的文字創造是從繪畫中學來的,中國書法的初起階段,是向繪畫學習的階段。中國巖畫、刻畫中的線條的抽象審美原則,中國書法都充分地繼承了下來,中國古代所作的鳥書、龍書、鳳書、蟲書和蝌蚪文都是人類石器狩獵時代的圖畫情結。因此中國遠古文明之始,文字、繪畫是一個互動的過程。繪畫、符號、文字相互照應,有時還可以相互替代,甚至是同一物,它們的直接根據就是都是取自于遠古人類賴以生存的宇宙中的物象和自身的物件。這樣我們就可看出,書法與繪畫這兩個“支流”在遙遠的古代就自然地結合在一起。

巖畫是古代先民們在漫長的歲月里運用寫實或抽象的藝術手法,在巖石上繪制和鑿刻的圖畫,它記錄了古代人類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中國是世界上巖畫分布最廣、內容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早在1500年前就有發現。 
    最早著錄巖畫的文獻是5世紀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的《水經注》。其后在一些歷史文獻和地方志中,也有零星的記載。1915年,黃仲琴對福建省華安縣汰溪巖畫的調查。1928年,瑞典人貝克曼對新疆庫魯克山巖畫作過考察。1949年以后,巖畫有了大量的發現。上世紀50年代,我國對廣西花山崖壁畫進行了大規模調查。上世紀60年代以來,又對云南滄源崖畫和內蒙古陰山巖畫均有大量發現和研究。上世紀80年代,在新疆、寧夏等地也發現一些巖畫。 
巖畫的分布區域極廣,目前,中國已有12個省(自治區)的40個以上的縣(旗)發現了巖畫。劃分為北方地區巖畫和南方地區巖畫。 
    巖畫就仿若巖石上的舞蹈,給蒼茫大地兀立經年的陽剛山巒,以靈動的氣韻。對巖畫的拜訪,是一場穿越了時空的對話。
 

寧夏發現距今1.3萬年至1萬年的“圖畫文字”,可能比甲骨文更早。

    (北方民族大學社會與民族學研究所所長束錫紅表示,大麥地巖畫中的圖畫文字的發現僅是一個小突破,文字須在大量規律的、反復出現的符號中進行推斷,大麥地巖畫圖畫文字已具備以上特征,意味著人類文字的歷史將提前到距今7000年至8000年左右。” ) 

在1.5萬年前的滄源巖畫就顯示了中國字的藝術魅力(書畫同源)


祈求豐收的壁畫。過去有人認為中國無巖畫,現在已糾正這種說法。              

        (古代先民創造的原始巖畫是中國繪畫最早的遺存,它們大多分布在西北與西南,據說是游牧或少數民族部落所為。也許自然地理環境的不同,北人食肉勇悍,南人食蔬文雅,故而西北與西南的巖畫各有特色。西北巖畫以刻鑿為多,圖案以動物為主,新疆天山巖畫、內蒙古陰山巖畫、甘肅黑山巖畫等為其代表。除動物之外,還有狩獵、生殖崇拜、放牧等內容,粗獷雄渾。最早的中國繪畫遺存---黑山巖畫 《狩獵圖》中國西北大麥地巖畫中的圖畫文字,可能是比甲骨文更為年代久遠的原始文字。)

   

    戰爭背后的文明

     文化遺產是歷史的吉光片羽,是不可再生的珍貴資源。作為五千年文明不墮的國家,我國擁有的文化遺產種類之繁多、內容之豐富,令世界艷羨。其中所蘊含的精神價值、思維方式、想象力,是我們的文化之魂、民族之根。在當今文化影響力已成為一國“軟實力”的形勢下,保護文化遺產更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保障。

    我只是一個愛好書法的人,六十年代初還是個二十來歲的小青年,但是對長長的小篆竟然會變成扁方的隸書一直暗暗生疑。直至一九九四年七月的某一天,在翻閱徐宗舒先生主編的《秦漢魏晉字形表》和《古文字字形表》時發現許多古隸字形與西周金文特別相似,這個超時空的相似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於是我用了大量時間將西漢簡帛隸書、《青川木牘》、《天水秦簡》和《睡虎地秦簡》與小篆、兩周大篆和甲骨文進行全方位的排比對照。從此把所有的業餘時間幾乎全部投入到漢字字體演變的探索之中。

幾位好友多次勸我不要搞了,這是兩輩子也搞不完的事。我深知書法是我的第一愛好(當時我已是中國書協會員),在書法創作上尚有潛力,顧此失彼是不可抗拒的規律。搞“中國字”字體演變規律的研究是一個工程,對我而言似乎一點有利條件也沒有:學識不夠,時間不夠(全業餘),資料有限(全自費),更無導師指點。但每當我在報刊雜誌上看到對“中國字”字體演變問題的陳舊認識毫無改變時,心裏總不能平靜,尤其隸書是小篆簡化而成的觀點近兩千年來就沒人拿出過經得起檢驗的任何依據。就是這樣一個值得懷疑的結論,卻被所有權威辭典、字書和教科書奉為無疑的準則。在新的考古資料不斷出現的今天,這一結論竟仍然被視爲經典,其原因在於我們還沒有真正從根本上搞清楚漢字字體到底是怎樣演變的,特別是古文字到底是怎樣變成今文字的?如果能搞清這些問題,這工作將比提高自己的書法水平更有意義。寫文章是我的短處,要做這揚短避長之事,自然會很艱辛,缺點錯誤和不盡人意之處一定會較多,因此我的文章更需要有關學者、專家的教正。

我儘量採取讓事實說話的方式,即用文字資料本身來證明字體演變的過程及其規律。我的基本方法是將文字資料按時序分字(部)自甲骨文始,依次排列西周金文、東周大篆、小篆…….然而小篆與隸書相銜接事實上就無法貫通,無論是字形、結構、筆法、筆勢、氣息等均可謂天壤之別!隸書究竟是怎樣形成的呢?漢字難道是單線傳承的?經過大量圖版的排比後我發現的最顯著現象就是早期隸書的字形、筆法等等與西周金文具有最普遍的相似性。

另一個發現是:在隸書中,凡與小篆不合的字形和寫法,似乎都可以在西周金文和甲骨文中找到其繼承的依據(後出字例外)。

第三個發現:文字在實用過程中繼承性與差異性的對立統一關係。繼承性是文字傳承的依據;差異性是文字演變的依據。繼承性始終居於矛盾的主要方面,因此幾百個漢字常用部首中的絕大部分,自甲骨文到楷書僅有很小的變化(主要是字形的歸方,見後面《甲骨文與宋體字對照表》和《西周金文與宋體字對照表》)。變化較大的部首只有五六十個(指實用主流文字的部首,不包括草書)。

第四個發現:“中國字”字體演變的過程是漫長的,尤其是古文字向今文字的演變,沒有幾百年是不可能的。筆者認爲:隸書的源頭在西周(後面大批圖表都可以證明這一點,但所謂隸書的源頭在西周並不等同於西周已有隸書)。

第五個發現:即整個“中國字”字體演變的過程完全體現了一個不斷歸整化、規範化和方塊化的漸變過程。任何一個“中國字”,只要將文字資料按時序排列,無一不體現這一規律。

第六個發現:“中國字”字體演變的歷史並不是按篆、隸、草、正的順序單線傳承的,字體的分流其實可上溯到西周。兩周金文、六國大篆直到小篆爲古文字體系一脈,但隸書絕不是在小篆之後産生的。另一脈以簡牘爲載體的用字體系,也是使用面最廣泛、使用頻率最高的實用文字。在甲骨、鍾鼎上寫字與在簡牘上寫字,無論在選用字體還是書寫者的心態方面都會很不一樣,所以兩者在書法上不可能成爲一個體系。字體分流也是在這一脈中開始的。再一路是談話記錄、審訊筆錄以及因突發事件等速成的文稿,這類草率的文字是向草書發展的另類。說其爲另類是因爲草書從來就不是實用文字中的主流,但草書是書法藝術中的獨立門類。以上三路文字(字體)絕不是單線傳承,而象大江分流,它的支脈也是有先後的。

過去文字演變理論的不足在於只有結論而無實證,其舉證方法都傾向於抽象的比附,感性的推導,或以文獻資料推理、臆測,或唯權威是從。

一.隸書來源衆說紛紜,但均無實證

最早由東漢班固、許慎提出秦統一中國後始造隸書初有隸書,即肯定隸書在小篆之後産生。至今所有權威辭典字書,凡隸書條,無不認爲隸書是小篆簡化而成的,或說法不同而意思相同;又程邈刪古文立隸文亦被一再引用;又西晉初衛恒認爲隸書者,篆之捷也;郭紹虞、郭沫若等學者據此推理出:隸書對篆書而言,是篆書的草體隸書是草篆變成的;當楚簡篆書大量出土之後,就有人認爲隸書是從楚簡中産生的;還有大小篆共同孕育隸書等觀點。哪種觀點正確呢?他們的依據是什麼呢?結果誰也沒有拿出過任何經得起檢驗的依據。當大量秦漢簡牘隸書出土後,學者們又將小篆的成熟期推前到《商鞅方升》(前344年)時代,然後將隸書依然接在小篆後面。這種方法雖然簡單,但是至今仍然沒有人拿出過篆書向隸書過渡時期的實物依據。

二.“中國字”字體演變新說亦無實證

郭紹虞先生于一九六一年在《學術月刊》上發表了《從書法中窺測字體的演變》一文,這篇論文將整個“中國字”字體的演變歸結爲正體草體不斷互變的結果。郭先生認爲:正草二體兩個互相排斥的對立物由於對立,産生矛盾;由於矛盾,形成發展。這是字體演變的主要關鍵。此言一出,得到了郭沫若、唐蘭等大批權威學者的認同,於是很快成了當今社會對於“中國字”字體演變的主流認識。遺憾的是兩位郭老推導出的新論,還是沒有得到任何實物資料的支持,時至今日,還沒有人拿出過一個字甚至一個部首來證實過正體是如何變草,草體又如何變正的過程。至於草書的形成,自有它自身的發展規律。草書一旦形成之後,絕無再正體化的可能了。郭紹虞先生文章中有個小標題爲草書的正體化,文章論述雖多,但不能稱之為科學結論。一個科學的結論,必須要經得起檢驗,這是共識。

筆者在《郭紹虞先生正草二體論質疑》一文中所附的八幅圖表展示了八個字(部)從甲骨文、兩周大篆、秦漢隸書直至楷書,以及早期隸書向草書演變的全部細節及其過程,所有的“中國字”都可以用這一方法進行梳理和排表,這方法可以揭示“中國字”字體到底是怎樣演變的全過程,因爲圖表中的文字就是幾千年實用漢字的主流文字。這八幅圖表揭示了“中國字”字體演變的總趨勢、總規律。(只要有興趣,任何人都能做這一驗證字體演變的工作。)

由於“中國字”的創始主要源於自然界和人類的各種形體和物象,因此,每個“中國字”的字形都各不相同,於是它們在幾千年的實用過程中也就出現了各不相同的演變形式。筆者在《隸書源頭辨析》一文歸納了字體演變過程中的十來種主要的演變形式,儘管還不全面,但可供大家參考。

爲了用盡可能多的事實來揭示:“中國字”字體演變的本來面目,本書還選擇了幾十個字(部)進行了盡可能詳細的圖版資料的排比來證明其變的細節和變的過程。這些圖版始於甲骨文或西周金文,大都止於西漢隸書,少數止於楷書。這是因爲漢字字體的演變過程中最爲重要的是古文字向今文字的演,隸書向楷書的過渡在字形構造上已沒有大的變化了。隸書的規範基本上就是楷書的規範。隸書與楷書的不同僅僅是筆法與筆形的不同而已,這類似於現在的印刷字體和美術字與楷書的關係。

    大面積、按時序、分部首、全方位的排比方法,實際上是一個深入、細緻、全面、客觀地尋找和證實字體演變軌跡的過程,也是一個驗證“中國字”字體到底是怎樣演變的過程。

   (中國文化魂網站   姚慧敏)

   (此信息版權歸中國文化魂網站所有  http://www.vmwbfx.tw  鏈接請注明出處)

排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