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專欄 更多>>
姚慧敏(姚會民),字逍遙,陜西蒲城人。國家一級書法師,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者、書法評論家、文字(字體)研究家。
現任中國文化魂網站總編,中國文化魂書畫研究院院長,中央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書畫協會名譽顧問,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外聯部長,輝煌中華雜志社副社長,中國博達書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榜書協會理事,中國甲骨文協會理事,陜西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華夏平安書畫院常務院長,陜西毛澤東書法協會理事等……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姚慧敏院長與西安美院白翊老師
陜西書畫大聯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見禮
胡志賢
李越飛
李 巖
張文軒
趙振江
李志華
王志海
楊建武
李少仁
喬 鴻
姚慶龍
王有榜
茅允龍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興
萬順昌
劉新貴
劉 豐
昌玉曉
石文虎
劉顯慶
中國文化魂首頁 >> 詳細查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中國字”
信息來源:中國文化魂網站 發布時間: 2018-7-27  瀏覽次數:346

有一種字,它異彩流光,穿過時空,照亮了中華民族文化長廊,它就是滋養了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并讓世界為之回首的中國文化之根,“世界第一字”——“中國字”。

當今,世界處于強勢地位的文明無疑是以西歐和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文明。不管我們在感情上愿不愿意承認,筆者每每就讀歷史,特別是1840年以來的近代史,未嘗不嘆息于失去的機遇,痛恨于民族精神的衰落。鴉片戰爭、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并不是中華民族文明的末日,從更深長的意義上來說,只是中華民族文明再次崛起的一個新起點。如果不是根深蒂固的中華民族主體意識、優越意識在作怪,鴉片戰爭、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完全可以成為正常近現代化的激勵因素。中華民族真正表現出來的衰敗則是甲午海戰之后。但甲午海戰只是一個加速表現的外在因素,真正的因素還是內在的。本人不是歷史學家,也更不是什么學者,甚至還算不上完全一個從事文化工作的人員。只是一介在野學者,寵論之奇崛與高拔,大約令象牙塔里的學院源人士瞠目結舌,無從響應。倒是像唐漢先生一代的狂士,閑云野鶴,灑脫自得,治學不為謀生,寒窗不圖名位,唯愿學術之純而又純,但求精研究之深而再深。

我只是一個愛好寫“中國字”(書法)的中年人,六十年代中出生于陜西蒲城。當然,我只是在寫字,離什么書法還很遠很遠,更不要談做什么書法家。如果要給我命名的話,用書法愛好者比較合適。然而,對我的寫字影響最大的第一個人就是我的父親,父親寫得一手漂亮的綱筆字。后來上學后,總是利用閑暇的時間寫字。慢慢的我對書法由興趣變成了愛好。從此把所有的業餘時間幾乎全部投入到《中國字的探源》、中國文明的探源》《中國字字體演變史》、《中國字字體學》等的探索之中。本人從來不會、也不能、也不愿寫出一篇關于硬歷史的文章,甚至包括關于軟歷史的文章。

在接下來的文章中,對于軟歷史的探討,可能充雜著對硬歷史引用不正確、以推測代替硬歷史等種種情況,在正統的歷史家看來。但這些散亂的文章中,一以貫之的是對華夏文明的推崇,以及盼望再度偉大中國文化復興的真切愿望。但這種推崇不會掩蓋對她缺陷的批判。既然是實用的世俗文化系統,當然就有能力融合外來文化,變化自身,自身變化。“中國字”是世界上使用時間最久、空間最廣、人數最多的文字之一,“中國字”的創制和應用不僅推進了中華文化的發展,而且對世界文化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顯而易見,這種研究方式旨在通過實證抵達造字邏輯的源頭或原點,然后逐步推演和開創出一個完整而縝密的中國字學理論體系,“中國字”是世界上僅存的象形符號系統。文明初期,人類各種族的原始字碼,不外乎都得從某種象形圖案的描摹起步。只可惜,諸如巴比倫和古埃及的楔形文字早被廢棄,拉丁化的字母拼音文字作為后起之秀,將人類文字起源的史前痕跡掩埋的干干凈凈。即便是在今天的中國,由于方塊字的字形流變和意蘊擴展,使得真正能夠識讀本原意義上的象形字”(如甲骨文、金文等),實屬鳳毛麟角。然而,無知于象形字的初始含義及其歷史動遷,從某種角度上可以被視為不識字。要知道,早期的每一個刻字,幾乎直接就是一幅上古先民生活場景的抽象畫,它包含了許多微妙的內容,涉及一系列與當時人們的生存境遇息息相關的實際聯想,因此才會出現這樣一種現象,:寥寥幾個甲金文,解讀起來能說出一大串事兒,真可謂惜墨如金”;爾后的文言文,一字一意,文風簡潔,近乎于無需語法”;現如今,所謂的白話文”,動輒洋洋數萬言,到頭來你還搞不明白它要講什么。也就是說,越原始的字碼,其含義越豐富,文章也越洗練;越后衍的字碼,其含義越狹隘,文風也越啰嗦。這表明,我們現在使用的中國字,其豐厚的固有內涵早已悄然流失了——這就是為什么當代的“中國字”學習,成為了一樁格外費時費力的教育難題的原因之一。從“中國字”的字源或字根出發,然后引出所有相關的字族,發現它們一脈相承的字形、字音和字義,那么,我們每學會一個“中國字”,就相當于同時掌握了一組“中國字”,而且還能更深入地理解各個字詞的獨具內涵及其外延限定。如此一來,學習中文可能變得既省時又省力,且由于中國字起源于古代民間的實際生活,因而這種學習過程也就顯得格外的鮮活與直觀。自倉頡改革“中國字”、秦始皇統一“中國字”,才使中國文字逐漸走上了發展繁榮的道路,各個時代的中國文字都有著與眾不同獨特的民族、民風的內涵,中國的文字史里處處深深地刻著中華兒女的智慧與勤勞。然而,現今有些人對“中國字‘了解甚少,而對于其他國家的語言文字投入極大的熱情,卻依然是個半調子。文字是國家的靈魂,為了了解祖國文字的變遷,祖國的歷史,祖國的靈魂,我們建立了中國文化魂網站,并選擇了中國字探源這個課題。

“中國字”從產生發展到今天,已經歷了八千多年的時間。如果從倉頡改革“中國字”開始已經有六千年的歷史,如果從殷商的甲骨文算起,“中國字”為中國社會服務已達三千四百年之久。它書寫了中華民族的歷史,載負了光輝燦爛的中華文化,維護了國家、民族團結的統一;它具有超越方言紛歧的能量,長期承擔著數億人用書面語交流思想的任務。“中國字”的歷史功績是不可磨滅的,直至今天,它仍然為我們所使用并在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但我們也應認識到:由于各種因素的影響,自發發展的“中國字”也產生了一些問題:研究中國字的起源,不僅對于復原中國古代歷史具有重要意義,而且對于從世界范圍內探討人類文明的產生及發展變化的機制和規律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文字的誕生是人類告別蠻荒走向文明理性時代的標志——人類“由于文字的發明及其應用于文獻記錄而過渡到文明時代”。
  “中國字”作為中國文化的載體,它的產生宣告了中華文明的開端,同時,中華民族特有的文化審美心理結構也使“中國字”本身蘊育出獨特的書法藝術。大家都知道:古代世界有四大文明,可是其他三大文明都斷裂了,只有中華文明薪火相傳,綿延至今,為什么?中華文明到底有多久遠,它傳播的地方有多廣泛,達到過什么樣的高度?相信每一位中華民族的子孫都會感興趣。我們做一次尋根,探一探那輝煌的中華早期文明

最近幾十年,中國考古界先后發布了一系列較殷墟甲骨文更早、與“中國字”起源有關的出土資料。這些資料主要是指原始社會晚期及有史社會早期出現在陶器上面的刻畫或彩繪符號,另外還包括少量的刻寫在甲骨、玉器、石器等上面的符號。可以說,它們共同為解釋中國字的起源提供了新的依據。最早刻劃符號距今8000多年大約在距今六千七百多年前的陜西半坡遺址、姜寨遺址等地方,已經出現刻劃符號,共達五十多種。它們整齊規范,并且有一定的規律性,具備了一定簡單文字的特征,學者們認為這可能是“中國字”的萌芽。

    在這些華夏文明發展變化史的流程之中,本人也不會作一全景式的展現。而只是截取一個剖面,鉆探一個細點,用筆者的“狂想號”顯微鏡加以細細地觀察,記錄些關于筆者心靈的喜怒與哀樂。

    目前,到中國體驗5000年文明的吸引力的游客不計其數。中國已經是全球第四大旅游國,并將在10年內名列榜首。 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將突出中國“柔性”的形象。更多的游客將涌入中國,奧運會電視廣播也會讓世界各地千千萬萬的觀眾進一步認識中國。 最后,以使用者的人數來看,華文看來將在10年內取代英文,成為互聯網上的最主要用語,這將大大增加中國文化的影響力。  問題是:目前對華文和中國文化的興趣會不會持續下去,還是只是曇花一現?如果持續下去,會不會最終對美國至高無上的軟力量造成威脅?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一個國家的文化影響力,主要決定于它在國際上的政治和經濟地位,以及其他國家是否覺得它可以起激勵的作用,并值得仿效。美國軟力量目前幾乎無所不在,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中國是不太可能與它匹敵。英語已經是國際通用語,它的普及是美國軟力量的基礎。沒有英語,來自不同種族和文化的人將不能有效地溝通。。

  “我大學學的是教育管理,但卻對中國古典文化頗感興趣,畢業參加工作,走上了收藏的道路。我沉醉在中國傳統文化之中,一邊收古董,一邊進行研究。

 在這里,筆者借用西方人的概念,著重論述華夏民族對世界(早期更多地表現在對于周邊民族)的以軍事、文化為最主要外在顯性特征的影響力,以及探索這種影響力及其變化背后起作用的因素,特別是民族精神的變化。歷史,通常有二種情況。一種是硬歷史,一種是軟歷史硬歷史”就是敘述歷史上發生的事實,它需要嚴格的考證與實物發現。無論我們愿不愿意存認,硬歷史是確確實實地存在著的,只不過還不為我們所全知,也不可能為我們所全知。我們所展示的,只是與硬歷史有著某種吻合度的替代物。一般來說,硬歷史的變化只是細節上的,在大體上,它不容易變化,除非這個領域是空白。但“軟歷史”就不同了,它是對于硬歷史的解釋。不同的立場、不同的時期,對于評價同一歷史事件,通常有著截然相反的觀點。這些互相相反的歷史觀點,只要是本著學術的精神互相探討,通常都是有益的。因為沒有終極真理。這些觀點對于人類的貢獻并不是他的正確無誤,而是他提供了新的啟發。

“中國字”是中華民族的根、魂,是中國人民的驕傲,我們要守住“中國字”這個中國人民的根和魂,并讓“中國字”成為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因而,探尋中華民族的根是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的責任和義務。

 

(中國文化魂    姚慧敏) 
    此信息版權歸中國文化魂網站所有    
http://www.vmwbfx.tw   鏈接請注明出處

排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