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專欄 更多>>
姚慧敏(姚會民),字逍遙,陜西蒲城人。國家一級書法師,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者、書法評論家、文字(字體)研究家。
現任中國文化魂網站總編,中國文化魂書畫研究院院長,中央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書畫協會名譽顧問,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外聯部長,輝煌中華雜志社副社長,中國博達書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榜書協會理事,中國甲骨文協會理事,陜西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華夏平安書畫院常務院長,陜西毛澤東書法協會理事等……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姚慧敏院長與西安美院白翊老師
陜西書畫大聯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見禮
胡志賢
李越飛
李 巖
張文軒
趙振江
李志華
王志海
楊建武
李少仁
喬 鴻
姚慶龍
王有榜
茅允龍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興
萬順昌
劉新貴
劉 豐
昌玉曉
石文虎
劉顯慶
中國文化魂首頁 >> 詳細查看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民族的根與魂
信息來源:中國文化魂網站 發布時間: 2014-8-15  瀏覽次數:1402

有一種字,它異彩流光,穿過時空,照亮了中華民族文化長廊,它就是滋養了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并讓世界為之回首的中國文化根與魂,“世界第一字”——“中國字”。

“世界上有一個偉大的國家,她的每一個字,都是一首優美的詩,一幅美麗的畫,它的名字叫中國。”                                                             

  ——尼赫魯

“我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你們五十年后都會擁有的,但是你們五千年來所擁有的一切,我們恐怕永遠不會擁有了。”                                                               ——克林頓

這是一個來自大洋彼岸的觀察家對中國人民的最莊嚴勸告。

每當聽到中國人大談西方世界如何如何的時候,這句話總在我的耳邊回響。我想這也是中國人民的極大悲哀。中國作為一個巨人的形象展現在世人面前。其偉大傲人之處,并不全在于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也不全在于每年的經濟增長量,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是,在于擁有上萬年的國史和五千多年令世人震撼的文化積淀,也正是這雄厚的積淀和令世人震撼的“中國字”、孕育了我們偉大中華民族的根和魂。沒有什么比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和中國的根和魂更需要我們今天的國人重視和關注。然而,在當今世界邁向全球化的步伐在加快,中國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這股全球化浪潮中,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全球化是不公正的。在以西方發達國家為主導的世界里,全球化在一定程度上變為“西方化”。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我們的意識形態里不可避免地被融入了西方的元素。當這種元素越來越多,甚至成為我們國人今天的意識主導時,我們的民族根與魂也將走到盡頭。作為一個中國人,假如你不再為春節的歡慶氣氛所激動;不再感到端午節的粽子是分外的香甜;而是要忘卻這一切、拋開這一切,反倒只為情人節、為圣誕節而心跳不止,那么,你胸中的那顆心已經多少地不再是“中國心”了。一個人、兩個人、很少一部分人是這樣或許還沒有什么了不起;假設我們不注意培護我們民族文化的根基,不注意關愛我們的民族的靈魂,不保護我們的傳統文化,假設整個一個民族都是這樣的話,那么,我們將如何驕傲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

語言和文字是根植于民族靈魂與血液間的文化符號,她不僅是一種表達工具,也跟一個民族的文化心理、思維方式密切相關,真實記錄了一個民族的文化蹤跡,成為延續歷史與未來的血脈。文字,是人類文明的重要標志,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曾經存在著數十種輝煌燦爛的文明。埃及的圣書字、蘇美爾人的楔形字、中國的漢字并稱為三大古文字。然而,他們絕大多數被歷史的海洋所湮滅,楔形文字早在公元前4世紀銷聲匿跡,圣書字也在公元前5世紀折戟沉沙,唯留下零星的建筑、物品由世人膜拜。惟有中華文明,中國字生生不息,隨著歷史的車輪滾滾前進,變得越來越壯大。沿用至今,堪稱世界文明的奇跡。我們每一中國人都應為之驕傲,但我們也絕對沒有理由讓如此燦爛的文化中國的根和魂迷失在我們這一代人手里。

面對今天的西方文化滲透,我們是在用毫無回擊之力的將我們的母字、母語“中國字”“中國語”自己一口一口地喂給“英語”這匹外來的狼!英語這個今天中國人的“文化教父”,這匹狼只剩下最后一句話沒有說了:“放棄中國字、放棄中國語,用我們的文字來表達我們傳輸給你們的思想吧!可是,真的,在外國人的眼中,中國人的這種做法簡直可以和百幕大三角洲帶給他們的驚奇相媲美了。守住我們的根“中國字”我們不能像古埃及一樣一口一口的將“中國字”喂給外來的狼

記得我小的時候經常會認錯一些人,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吧!但是這樣的錯誤還是一經發現就可以馬上予以改正的,但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根和魂一旦陷入難于確定的狀態,那將會導致難以可怕的民族文化的危機啊!我們中國人誰都不想看到幾百甚至幾十年后,在中國的土地上上演《最后一課》的無硝煙版——多么可怕,真的不敢想象。有這樣一句話“沒有文字的民族,其文化注定將成為一種‘失落的文化’,或者只是生存在‘保護區’里的‘文化標本’”。我們的漢字擁有多少年的歷史,可是現在在我們的主場與英語向遇卻“不戰而敗”了,并且敗的徹頭徹尾,敗的“心甘情愿”!

不知所有的中國人是否還記得我們的國歌中唱道:“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后的吼聲!”國歌產生的時代早已過去了,為什么歌詞不改呢?因為要激勵后人。危急時刻存在,我現在要說的,我們的根和魂中國字、中國語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

為此筆者抄錄蘇軾《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這是大約1000年前的中國詩歌,有怪異詞語嗎?沒有!其中每個中國字現在都流通。但是,不用說普通中國人,就是當今那些研究中國文學、中國字的教授們,恐怕也不能寫出如此美妙的詩篇!為什么不能?因為我們的中國字雖然沒變,但中國字的習慣用法已經從根本改變了,變得自己都不認得自己了。

此話怎講?中國字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精神之魂。上萬年來,中國人的情趣、信念、音樂、邏輯,就藏匿在中國字中。可是,恕我直言,中國字的精華,不是正在死去,而是已經死去。簡單說,中國字、中國語正以超人的速度,迅速變成一種“外國文字”,好像是一門英語,此話絕非夸張。中國字的精華,首要的是音樂性,所謂“平平仄仄”是也,以上蘇東坡的詩詞是也。嚴格說,中國文學史,就是韻文史,三言、五言、七言、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等等,所有這些,是以什么劃分階段呢?是音樂性,也就是不同的母語節奏,或者一句話字的多寡。一種形式上的美感,猶如中國書法。按照這樣的標準,小說或者白話文,是最低級的國語表達,詩詞,是最高等的陽春白雪。中國字中的陽春白雪,肯定是沒有了。這就是20世紀到今天世界第一字——中國字的實際發展史。

上世紀前期的新文化運動一個最消極的后果,就是使中國字中的“陽春”漸逝,“白雪”融化。也難怪瑞典著名的中國學家高本漢曾經形象地把“中國字”比作典雅的貴夫人,而把西方拼音文字比作一個實用的女仆。而現在國內教育的時尚,就是大家都搶著做這個“實用的女仆”,至于那“典雅的貴夫人”,對不起,她已經死了。倘若不相信,就去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北京大學,問問50歲以下的文科研究員和教授們,還有幾人會寫平仄押韻的古詩詞?如果說這太難為他們了,那么,讓他們用繁體字寫一篇風格優美的散文吧——對不起,繁體字嘛,他們還是認得的,至于寫嘛,肯定得像學外語一樣,要借助于字典了!唉,真是“無處話凄涼”!我們自己親手打倒了我們中國字的優雅性。掉下的頭顱,是再也不會活在身體上了。隨著一個又一個“孤僻”中國字的死去,它的用法和含義也死了。更嚴重的是我們中國字包含的惟妙惟肖感情,也死掉了。于是乎,中國字、中國語變成了一門地位遠比英語低下的“外語”,現列舉幾種主要現象: 

例如,以套話或標語口號式的方式說話,這些話,好像是可以不經過腦子思考的,隨口就來,而且日益成為公共場合的流行語言。此其一。根本就沒有什么書面語與口語之間的界限,書面語就是口語,這是中國母語最大的損失,幾乎無法彌補。此其二。以拼音文字或英語的方式說中國語,這現象大量流行于網絡語言中,一開始,有點兒像“座山雕”的“天王蓋地虎”之類的黑話,漸漸在社會上流行開,其基本構詞規則,就是故意寫錯別字。上海著名學者王文元感慨地提到他在網頁上收到這樣一封短信:“王老實:你號。在你的王爺上讀到了你的打坐,我很受氣閥,以后請多執教。在建。”(注:短信應為“王老師:你好!在你的網頁上讀到了你的大作,我很受啟發,以后請多指教。再見。)換句話說,也就是把每個中國字的發音,直接當成拼音字母使用。此其三。還可以列舉很多很多……

我們知道,一種語言瀕臨死亡的標志,是它的根斷了,不是腦供血不足,而是根本就不供血。于是乎,今天的中國人,絕對不是古代的中國人,感情完全變了,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的確不是一個嶄新的民族!“嶄新”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說,有朝氣,但還不成熟!

那么今天,中華民族應當如何正視自己的根和魂

然而可憐的是,意識到這一點并且來提醒我們的,并不是我們的中國人,而是一位來自大洋彼岸的克林頓先生,連我們的國際友人都看不下去了。試問我們的中國人有何感想?但是現實并不比想象中的樂觀。在一塊巨大而時髦的“與國際接軌”的招牌下,中國人對許多與本民族文化生存前景息息相關的問題,失去了應有的警惕并淪于麻木。應該承認的,作為工業時代和信息時代的后來者,中國應當也必須向西方國家學習科學知識,掌握他們的語言,了解他們的文化,這是中國文明發展的必經之路。但如今,我們已經在不覺中,把對西方科技和文化的敬仰,轉變為畸形的崇拜。大街上張燈結彩,慶祝的卻不是中國的端午和七夕,卻是那西洋的情人節和圣誕節。馬路邊餐館密布,供應的卻鮮有中國的煮煎蒸炸,卻是多了那西洋的漢堡加可樂。電影院人來人往,放映的卻少見中國的品味和視角,卻常看西洋的奢華大片。這并不是與國際接軌,卻是中華文化的悲哀,是中國人根與魂的悲哀。自己的歷史要靠我們國人寫,這本來是最簡單的道理。撥開層層云霧,讓歷史恢復中國文明的本來面目,這更是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無可推卸的神圣天職。

中國文明歷史悠久,有深度,根深, 而且還在不斷的加深,根不但深,而且錯綜復雜,中國文明的根已經伸到了西方文明的根的下面,所有的東西比西方文明的東西還要深刻,要想鏟除中國文明,只有先鏟除西方文明后,才有可能進一步鏟除中國文明,問題是鏟除西方文明以后,西方就成極樂了。其實還有很多話,所以在文章的最后我還是只能對我尊敬的中國字說一聲“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拿什么來拯救你”。作為當代中國人的一份子,我想不管怎么樣我都應該做點什么來回報這二三十年來中國文字和文化帶給我的如浴春風般的感覺,所以我仍然用我全身的力量舉起這場“中英、中美大決戰”中被我們自己拋棄的中國字、中國語,我要向全世界大聲急呼:“是中國人嗎?用你們高舉著的雙手來救救我們的中國字、救救我們的中國語、救救我們的中華民族!”
    
全世界的中國人團結起來,共守中華民族的根和魂——中國字、中國語!英特那雄納爾就一定能實現!

    (中國文化魂網站   姚慧敏)
    (本信息版權歸中國文化魂網站所有    http://www.vmwbfx.tw   鏈接請注明出處)
排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