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專欄 更多>>
姚慧敏(姚會民),字逍遙,陜西蒲城人。國家一級書法師,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者、書法評論家、文字(字體)研究家。
現任中國文化魂網站總編,中國文化魂書畫研究院院長,中央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書畫協會名譽顧問,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外聯部長,輝煌中華雜志社副社長,中國博達書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榜書協會理事,中國甲骨文協會理事,陜西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華夏平安書畫院常務院長,陜西毛澤東書法協會理事等……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姚慧敏院長與西安美院白翊老師
陜西書畫大聯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見禮
胡志賢
李越飛
李 巖
張文軒
趙振江
李志華
王志海
楊建武
李少仁
喬 鴻
姚慶龍
王有榜
茅允龍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興
萬順昌
劉新貴
劉 豐
昌玉曉
石文虎
劉顯慶
中國文化魂首頁 >> 詳細查看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信息來源:中國文化魂網站 發布時間: 2014-8-15  瀏覽次數:1309
有人要問:在9000年前,中國的彭頭山文化遺址和8000年前的賈湖文化遺址雖然已出現了幾個楔刻符號,但根本不能用來表達語言、記錄歷史,表達的能力非常有限,您憑什么能斷定中華民族在7000年前就已經有了“比蘇美爾文學還要早兩千年的中國文學”呢?   
    我們認為,中華民族在八、九千年前出現的那些少量圖象符號,的確還達不到表達語言、記錄歷史的程度。這是因為這一“×”形符號,從兩、三萬年前巖畫,在到一萬多年前的中國陶紋,從一萬多年前的中國陶紋,到九千年前的洞庭湖畔彭頭山遺址的小型穿孔石棒,一直存活到了今天,它不但影響了過去和今天的中國,也影響了過去和今天的西方世界,由此我才稱它為“世界第一字”。其它的單個符號,由于不知含義,不成組合,也不知來龍去脈,我并沒有把它們定為文字。但從9000年前開始,智慧的中華民族經過了1000多年的不懈努力,終于在距今八到七千年間,發明了能夠比較完善地記錄歷史的手段,這是有考古發現可證的。只是由于我們拘泥于在甲骨文中去找中國文字的根源,忽視了這種原始文字的“不成熟”性,所以,它雖然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我們卻讓它從眼皮子底下溜過去了。
   上世紀的90年代,在湖南省長沙市以南湘江東岸的南沱鄉大塘村,發現了一座距今7400年前的稻作文化遺址(年代根據見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9年編著的《湖南考古漫步》畫冊第29頁)。遺址中出土了石器、玉器和大量精美的藝術彩陶。最為難得的是出土了一塊大彩陶罐的殘片,殘片上刻畫了許多復雜的抽象符號,這一罕見的特點引起了林河先生和許多考古學家的關注與注意。最后林河先生一張陶片的照片上,終于驚訝地發現這不就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中國原始文學嗎!大塘遺址的這些組合符號有“干欄式建筑”紋一組,江水紋、水田紋各一組,禾苗紋、花朵紋兩組,繩索紋兩組,“×××”紋兩組,太陽紋、森林紋、鸞飛鳳舞紋、鸞鳳口含嘉禾紋各4組。這么多的抽象符號有規律、成組合地編排在一起,應該是“原始繪畫”還是“原始文字”呢?誰都看得出來它與“原始繪畫”沾不上邊,而是“原始文字”。但它的排列組合,正好處于“有序與無序”的不成熟階段。
    是不是文學和文章呢?根據《辭海·文學條》云:“先秦將哲學歷史文學等書面著作統稱為文學。現代專指用語言塑造形象以反映社會生活、表達作者思想感情的藝術,故又稱“語言藝術”, 依此定義。我認為:這塊陶片上的許多符號,已具備了“用語言塑造形象以反映社會生活、表達作者思想感情的藝術”的功能。又《辭海·文章》條云:“現通稱獨立成篇的有組織的文字為文章”。這陶片上的許多符號也具備了“獨立成篇的有組織的文字為文章”的形式,應該算得是“獨立成篇”的“文章”了。我試著從陶片的口沿往下“讀”去,突然發現它是可以按上下順序通讀的“文章”。 
    陶片的口沿是一圈被歷史學家稱之為“干欄式”的房屋建筑,這是中國歷史學家的專用術語,專指中國南方一種樓下不住人的民居式樣(俗稱“吊腳樓”)。 “干欄”的“干”字為“粳”的音譯,“欄”字的含義是“有走廊的樓房”,“干欄”就是“粳稻氏族居住的房子”之意。 因此,這陶罐口沿上的一串“干欄式”房屋,就是“粳民村寨”的象形文字。陶罐口沿的下方畫的是一圈“水波紋”,這是江水的象形符號,表示這個村寨是坐落在湘江邊上。緊靠水波紋符號的下方是兩圈草葉紋,這樣整齊的草當然不是一般的草,而是禾苗的象形符號。一連兩圈,是表示水田層層、禾苗茁壯之意。禾苗紋的下面也就是陶罐的中心位置,被森林符號分隔成了4塊。在每一塊畫面上,天空高懸著一輪太陽,太陽下方有4只鸞鳳口中叼著草根(也可能是嘉禾),在陽光下展翅翱翔,好像在用形體語言敦促著四鄉粳民及時耕種,莫誤農時。在這只彩陶罐的雙耳上有一方形畫框,畫的中心是兩層交錯的十字花瓣形抽象符號,花瓣形符號的花蕊部位畫有一個田字形符號。十字花瓣符號應該是禾花的象形符號,雙層花瓣應該是四時八節的象形符號,因為原始的農耕都是憑花開花落、鶯飛燕舞來判斷時令的。花蕊是中心的中心,在花蕊部位寫上一個田字,表明粳民所有的農事活動都是圍繞著水田耕作服務的。彩陶罐雙耳上的畫框上下邊是繩索紋。繩索是農村生活必不可少之物,可以拴物、系罐、牽牛、引犁、捆秧、挑擔、丈量田畝、規范土地等。從原始宗教的角度看,還有約束鬼神、捉妖拿怪、扶正驅邪等作用。9000年前的彭頭山文化的陶支架上,就已出現過這種用繩索紋將“×”紋框住的復合形符號了。長沙南沱大塘文化的這一用繩索紋將花瓣紋框住的復合形符號,就是對彭頭山文化的繼承。彩陶罐雙耳上的畫框左右框是“×××”形巫術符號,像對聯似的掛在畫框兩旁。這一“×”形符號,也是9000年前的彭頭山文化中已經出現過的巫術符號,它又出現在7000年前的大塘文化之中,進一步說明了這“×”形符號的神圣地位。
    這一彩陶罐上成組的抽象符號,充分說明了它不是原始繪畫而是“不成熟”的原始文字。它的排列方式有兩種:從罐身上看,它是自上而下的排列;從雙耳來看,它是自外向內的排列,完全符合原始文字處于“有序與無序之間”的特點。所以,我肯定了它正是我們民族的先民們用象形文字寫成的一篇用以記錄歷史的“文學作品”。  它有如下的內容即:“富饒的湘江之畔,是我們美麗的家鄉。我們勤勞智慧的粳稻氏族在這里安居樂業,修起了屋檐接屋檐的高大樓房,建成了走廊連走廊的興旺村莊。田野間稻浪翻滾,叢林里鳥語花香。人人都豐衣足食,戶戶都糧食滿倉。我們的幸福生活是上天的賜予,我們要感謝上天賜予的陽光雨露,我們要感謝朱鳥送來了吉祥。現在,春陽又已普照大地,春花又已綻放芬芳,朱鳥又為我們銜來了天賜的嘉禾,又在催促我們去勤勞耕作。讓我們去爭取今年的大豐收吧!”。彩陶罐耳上的圖象符號,從外往內讀,它有如下的內容:“此陶罐不是普通的陶罐,而是祭祀上天的神圣禮器。此罐耳不是普通的罐耳,乃是我們的大薩姆(大巫)執掌神器的罐耳。罐耳上的方框,不是普通的方框,乃是能夠感應上天的通天靈符。外框左右的‘×××’形符號,不是普通的符號,乃是神圣無比的巫術符號。外框上下的繩索,不是普通的繩索,乃是約束鬼神、降妖捉怪的萬能繩索。方框中心的十字形花瓣,不是普通的花瓣,乃是厘定四時八節、防止陰陽錯位的神圣花瓣。花瓣中心的稻田,不是普通的稻田,乃是在通天靈符護佑下的稻田。為了我們粳稻氏族的繁榮昌盛,且讓我們跟隨著大薩姆設壇建蘸,擺上禮器,獻上祭品,隆重地迎接朱鳥,歌頌上天。為了今年的五谷豐登、人丁興旺、六畜繁衍、地方清潔而向神祈禱,求神保佑吧!”
    這些陶紋的確是在訴說著遠古的一段故事。但您怎么能肯定它就是記錄了我們中華民族歷史的文學作品呢?
    現在,只要我們將這陶片上的陶紋符號與中國的歷史文獻和其它考古資料相印證,你就會發現:這一塊彩陶“文字”的豐富內容,與歷史文獻和其它考古資料的內容是十分吻合的。
   《列子·湯問》:“楚之南,有炎人國”。在楚國的大將吳起沒有“南平蠻越,遂有洞庭蒼梧之野”之前,“楚之南”一般是指洞庭湖南部的粳民(漢譯荊蠻)之地。長沙大塘文化遺址所處的方位,正好是“楚之南”,炎人國的君王,當然就是炎帝。因此,大塘遺址就有可能是炎帝氏族的遺址之一,這是第一個吻合之處。
   《白虎通義》:“炎帝者,太陽也,其精為鳥,離為鸞”。大塘遺址出土的太陽神符號應為農神炎帝的象形符號,而那個“朱鳥飛舞”的符號,就應該是“其精為鳥”的“太陽鳥”符號。用現代的術語來說,炎帝氏族的圖騰神就是朱鳥。這是第二個吻合之處。
   《帝王世紀》:“(神農炎帝)在位一百二十年而崩,葬長沙,納奔水氏之女,曰聽沃。生帝臨魁、次帝承、次帝明、次帝直、次帝厘、次帝哀、次帝榆罔,凡八世,合五百三十年。”《茶陵補志》:“炎帝榆罔受封于茶陵之露顛,榆罔亦神農末一帝也。”這是第三個吻合之處。
   《衡湘稽古》:“炎帝后山氏以長沙為厲山國”。這是第四個吻合之處。
   《衡湘稽古》:“炎帝為衡山君”。衡山即湖南的南岳山。這是第五個吻合之處。
   《衡湘稽古》:“衡山為炎帝游息之所,帝自曰朱(JU),有朱陵洞,死葬長沙”。 稱頭人為“JU”,正是南方粳稻氏族的語言而不是漢語。這是第六個吻合之處。
   《元和郡縣志》引《南岳記》:“衡山者……炎帝館其嶺,祝融托其陽”。這是第七個吻合之處。
   《拾遺記》:“(炎帝)時有丹雀銜九穗禾,其墜地者,帝乃拾之,以植于田,食者老而不死。”這是第八個吻合之處。
   《衡湘稽古》:“桂陽北有淇江,其陽有嘉禾縣。嘉禾故糧倉也。炎帝之世,天降嘉谷,神農拾之,以教耕作。于其地為禾倉。后以置縣。循其實曰“嘉禾”(按:嘉禾本漢臨武縣地,明分置)。這是第九個吻合之處。
   《嘉禾縣學記》:“炎帝之世,天降嘉禾,神農拾之,教民耕作于淇田之陽。”引管子:“神農種谷于淇田之陽。”原注:“長沙地脈發于淇田之陽。桂陽北有淇江,其陽有嘉禾縣。”這是第十個吻合之處。
   《世說新語》引晉朝《伏滔集》載《習鑿齒論青楚人物》,略曰:“神農生于黔中”。“黔”字是中國南方粳稻氏族語言的漢語譯音之一,實為“粳”字的同音異譯。“黔中”即粳稻氏族所居之地。先秦時期,曾在這里設置過黔中郡。“黔”泛指洞庭湖南北所有地粳稻氏族的居住之地,長沙也是粳稻氏族居住之地。這是第十一個吻合之處。
    在洞庭湖四大支流之一的沅水中游有一個黔陽縣,在黔陽縣出土了一個屬于“皂市下層”文化的高廟遺址,距今為7600年(年代根據見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9年編著的《湖南考古漫步》畫冊第28頁)。在這座遺址中出土了大量與長沙大塘文化特征相同陶紋藝術品,證明了長沙大塘文化是黔陽高廟古文化的繼承者與弘揚者。這是第十二個吻合之處。
    綜上所述,我門認為,長沙大塘文化就是上古時代的“炎人國”的文化,彩陶上的陶文,記錄的就是炎人國的居民們祭祀中國南方的“神農炎帝”的盛大慶典的文學作品。
    以上舉了7400年前長沙大塘文化陶器上的陶文為例,以證明“中國文學比蘇美爾文學還要早兩千年”的新觀點,的確有一些說服力。但考古學切忌孤證,僅此一例能否說明我門立論的正確性嗎?所謂孤證也要一分為二。例如在考古中發現了一顆遠古人類的牙齒或一個頭骨,也屬孤證,但已足夠證明遠古人類的存在,并不一定要等找到許多骨骼齊備的化石以后才予以承認。
    高廟文化出現了7600年前的組合文字是肯定無疑的。因為在這個遺址中出土的石制人頭像的臉上,明顯地刻畫了由“月”、“于”及一個不認識的字(很像“女”字,但左下方多了兩小橫)組合而成的名詞,很有可能是月亮女神的專有名詞。它就比蘇美爾文字的出現早了兩千年!高廟文化出土了大量有各種符號的陶片及骨器、石器、蚌器等。當考古人員把陶片上面的污泥清洗掉以后,一個奇跡出現了:這些陶片上竟然刻畫著許多精美得令人難以置信的圖象符號。高廟的陶器上出現的抽象符號之多,在中國及全世界都是空前的。如果將高廟文化出土的陶紋集中起來研究,雖然他們運用“文字”的能力還很幼稚,但告訴我們的信息是相當驚人的。從陶紋上有“太陽神的產門正在生育小鳳凰”的描繪得知,他們已經自認為是太陽鳥(鸞鳳)的子孫了。從“雙鳳朝拜嘉禾紋”得知,他們已經有了對粳糯之神的崇拜。從“火鳳凰雙翼負日”等與天文物象有關的符號得知,他們已經有了天文學、地理學等方面的知識了。從“華麗的欞船紋”、“大型的方舟紋”、“火字形祭壇”和建立在祭壇上的“巨大的塔狀高樓紋”、“四角涼亭紋” 以及許多美麗而奇異的建筑紋來看,他們已經有了水平相當高的建筑工藝了。高廟文化的陶紋符號多達好幾百種,還經常是成組合地排列在一起,基本上符合“不成熟文字”的特征。它們告訴了我們如此多的歷史信息,難道還不能稱它們是記述歷史的“祭祀文學”嗎?
    文字是中國走向文明,文字是中國走向繁榮,偉大的“中國字”讓世界更精采,讓世界震驚,全世界的中國人請記住“世界第一字——中國字”。
   
    (中國文化魂網站   姚慧敏)
    (本信息版權歸中國文化魂網站所有    http://www.vmwbfx.tw   鏈接請注明出處)
排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