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專欄 更多>>
姚慧敏(姚會民),字逍遙,陜西蒲城人。國家一級書法師,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者、書法評論家、文字(字體)研究家。
現任中國文化魂網站總編,中國文化魂書畫研究院院長,中央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書畫協會名譽顧問,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外聯部長,輝煌中華雜志社副社長,中國博達書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榜書協會理事,中國甲骨文協會理事,陜西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華夏平安書畫院常務院長,陜西毛澤東書法協會理事等……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姚慧敏院長與西安美院白翊老師
陜西書畫大聯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見禮
胡志賢
李越飛
李 巖
張文軒
趙振江
李志華
王志海
楊建武
李少仁
喬 鴻
姚慶龍
王有榜
茅允龍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興
萬順昌
劉新貴
劉 豐
昌玉曉
石文虎
劉顯慶
中國文化魂首頁 >> 詳細查看
漫談陶瓷裝飾的“八破”紋
信息來源:中國文化魂網站 發布時間: 2014-7-21  瀏覽次數:1112

  在眾多的繪畫紋樣中,有一種較為少見的“八破”紋。“八破”又稱“吉破”、“什錦屏”,景德鎮陶瓷彩繪藝人俗稱之“錦灰堆”,是十九世紀后期出現并延續到二十世紀中期的一種特別帶有市井文化品位的民間繪畫紋飾。這種以殘破文物片段堆疊構成的畫面,紋式細致,大多是直接對實物的寫生,追求形似逼真。表現出市民百姓的一種崇古復舊,追求風雅的審美心態和文化背景。雖然影響在后期有所衰淡,但隨著現代陶藝的崛起,又成為諸多陶藝家繪制的背景紋飾之一。

 “八破”中的“八”字是虛詞。含有多、富、發等多重含意。“破”雖然是指殘破的字畫書箋,但隱喻了“破家值萬貫”,“歲破吉生”的意思,八破紋的題材主要是金石碎犢的拓片、舊書散頁,書畫字簡殘片組合后疊成的畫面。這與二十世紀初期西方現代藝術中的拼貼畫(collage)極為相似,故有人以為西方的拼貼畫源于中國,其實這完全是誤會,因為“八破紋”中的殘破形象,完全是手繪而成的,并不是由實物剪裁后拼貼在畫面上的,兩者之間有著材質形式本體上的區別。

  典型的“八破紋”畫面,殘章斷簡往往帶有火焚過的焦痕,所以名之為“錦灰堆”。“錦灰堆”一詞出之元代錢選的《錦灰堆》圖卷,文曰“世間棄物,余所不棄,筆之于圖,消引日月”。受其影響,歷代不少文人畫家紛紛作“錦灰堆”畫幅,以至陶瓷裝飾中也漸成風尚,《中國古代陶瓷鑒賞辭典》的紋飾條目中,對“錦灰堆”也介紹說:“瓷器紋飾之一,興于明代成化年間,是一種繁密的規矩圖案畫”。但這種“錦灰堆”的文圖與真正意義上的八破紋也存在很大的差異,即使錢選的“錦灰堆”畫的也是“螯、鈐、蝦尾、雞翎、蚌殼、筍籜、蓮房,各極像物之妙”。
  陶瓷上的錦灰堆也是“即所謂折枝花果堆四面,明人稱之為錦盆堆,意為各種名花,瑞果堆集其中,后在錦地上畫折枝花,叫錦上添花”。綜上比較,八破紋俗稱的“錦灰堆”,是多少有點同名歧義的了。由此可見陶瓷上的錦灰堆的描繪對象是自然生長或農家養殖之物,或瓜果、或花卉,真正意義上的錦灰堆是與文字有關的文化遺存、或竹簡古幣、或字畫拓片,這就是在題材上真正的歧義。

  然而,陶瓷上也有真正含義的八破紋的畫面。同治年間也出品過不少以八破為題材的瓷盤、筆筒等物件。筆者曾于好友處見一私藏的八破紋瓷盤,是光緒年間彩制的,邊飾為四季花鳥,主飾則是《耕織圖,介子園畫譜》殘籍、《墨龍圖》破幅,信扎散頁“康熙通寶”的損跡,其混雜堆迭,似無序無章卻氣韻一體,值得細品體味。然而有人斷言這僅是一件博古紋彩盤,其實不然。博古紋的形象是完整的,而八破紋則是殘缺的,這就體現了八破紋最基本的特征——“破”。這種紋飾的產生和涌現,可以說是在十九世紀末期時表現某種“廢虛”情結。不僅暗示了中國社會發生了觀念上的轉折,同時也是對那時中國歷史的真實寫照。金石學的興盛,諸如“殘缺美”之類,審美觀念的普及同時,列強入侵,江南文物毀于戰火,這“毀燼殘篇底蘊深,贏秦殘酷不堪陳,當時古跡今難見,以此聊表舊精神”的八破紋的流行就并非是偶然了,顯見是與當時的審美理念、社會現實,視覺經驗有著直接的關系。

  八破紋的風格是寫實的,可以顯出畫家對實物寫生的功力,力求達到逼真的效果。八破紋的背景是文化的,往往以文字的結體形式出現,有書信古籍,所簡木犢,力求寓其古雅之氣;八破紋的內容是歷史的,可以追溯歲月的興衰,寄托思古懷舊的情緒。故宮博物院珍藏的一件咸豐年的景德鎮御窯廠出品的什錦屏紋瓷盤,邊飾為開光山水,主題畫面則是青銅古鼎和摩崖寫法及《蘭亭序》的拓片,且以半邊字或半截字代替整字,這種風格與八破紋的形式極為相似。這固然反映了在十九世紀末期的好古風氣,以及商賈市井小民附庸風雅的心理,同時也是社會現實的真實寫照,陶瓷裝飾中心的八破紋集博古、寫實、通俗、商品為一體,也折射出近代中國新興都市文化的一些審視特征。

  現代陶藝的崛起,為裝飾形式和表現題材提供了更加廣闊的擷取領域,反樸歸真的理念不僅局限于遠古的、自然的、樸實的時空,也有文化的追求、歷史的追溯、意韻的追索。于是不少人從“打翻紙簍尋靈感”的八破紋中得到了啟發,在他們的陶藝作品中借鑒了八破紋的許多素材和形式,為其作品增添了許多意境和意味。如景德鎮陶瓷學院教授何炳欽創作的《古風》亞光彩色噴花瓷瓶,以深褐色模仿了瓷器特有的天然色相,并殘留了幾處不同泥質的本色,即而在上面刻劃出一些甲骨文字,點綴了九枚篆體陰刻印章,這種以亮色襯托主體的重色的裝飾效果,體現了作者深沉的民族情感。而黃煥義教授設計的《城墻》陶藝作品,在嵌雕的連續殘斷的曲水檻字型的泥條上,于顯著部位鑲貼一塊青花書寫的《秋聲賦》的破籍殘頁,于凝視中倍覺蒼茫古拙,于沉思中愈顯深邃博大。這都是把傳統裝飾題材與現代陶藝表現形式結合的范例,不僅具有民族的文化內涵,也有西方前衛陶藝的震撼魅力。

  由此可見,具有民族文化特征、審美旨趣和時代背景的繪畫紋飾,不管它怎樣經歷過“其潮起潮落”的盛衰,怎樣經歷變遷革新的演變,都是其主題思維及表現形式的延伸和張揚,都是其紀實性、包容性的傳承和展示。八破紋所產生的影響和在現在陶藝中的應用,就雄辯地說明了這一點。

排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