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專欄 更多>>
姚慧敏(姚會民),字逍遙,陜西蒲城人。國家一級書法師,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者、書法評論家、文字(字體)研究家。
現任中國文化魂網站總編,中國文化魂書畫研究院院長,中央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書畫協會名譽顧問,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外聯部長,輝煌中華雜志社副社長,中國博達書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榜書協會理事,中國甲骨文協會理事,陜西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華夏平安書畫院常務院長,陜西毛澤東書法協會理事等……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姚慧敏院長與西安美院白翊老師
陜西書畫大聯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見禮
胡志賢
李越飛
李 巖
張文軒
趙振江
李志華
王志海
楊建武
李少仁
喬 鴻
姚慶龍
王有榜
茅允龍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興
萬順昌
劉新貴
劉 豐
昌玉曉
石文虎
劉顯慶
中國文化魂首頁 >> 詳細查看
佛教為中國文化帶來了哪些詞語?
信息來源:中國文化魂網站 發布時間: 2013-9-27  瀏覽次數:1523
漢魏至隋唐期間,隨著佛教文化的廣泛滲入,為中國傳統文化帶來了數萬條詞語,在漢語詞匯中留下了濃厚的佛教文化氣息,使漢語中的成語、詞匯更加的豐富、五彩斑斕,對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常用詞語都有近五百條。比如:現在、如實、實際、真諦、單位、迷信、無常、凈土、慈悲、相對、如是、上乘、有緣、化身、懺悔、生老病死、菩薩心腸、大千世界、不可思議、一絲不掛、蕓蕓眾生、想入非非、盲人摸象、三心二意、在劫難逃、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執迷不悟、恍然大悟、當頭棒喝、走火入魔……。如果我們離開了這些詞語,恐怕連話也說不成了。雖然我們可能不懂佛法,但確實已經潛移默化,受到了佛法的熏陶。下面這些詞語也是啊!
  1. 十八層地獄,十八羅漢,十惡不赦,七手八腳,八字沒見一撇
  2. 頑石點頭,惡口傷人,稱心如意,借花獻佛,愛河,煩惱,浩劫,流通,家賊難防
  3. 野狐禪,羚羊掛角,欲火,宿命,彈指,隨緣,森羅萬象,雁塔題名,悲觀等
  4. 藥醫不死病,面壁,相應,皆大歡喜,掛羊頭,賣狗肉,順水推舟,看風使帆
  5. 味同嚼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宗旨,單刀直入,單位,凈土,空中樓閣
  6. 一日不做,一日不食, 一心不亂, 一報還一報,一絲不掛
  7. 正宗,功德無量,本來面目,電光石火,葉落歸根,四大皆空,頭頭是道,對牛彈琴等
  8. 開眼界,天花亂墜,無風起浪,無邊,無事不登三寶殿等
  9. 三頭六臂,大千世界,口頭禪,門外漢,習氣
  10. 劫后余生,拋磚引玉,報應,伸手不見五指,作繭自縛,作賊心虛等
  11. 執著,有口皆碑,在劫難逃等
  在日常生活中,無論是文章還是語中,佛教成語使用已經非常普遍,只是很少有人會覺察到而已。
  當我們上門求人辦事的時候,會說: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是典型的佛教成語。三寶殿是指代表佛法僧的殿堂,原意是:只有遇到事情時,才會想起到寺院尋求幫助。后來比喻登門求人辦事。
  我們替人求情時,會說:不看僧面看佛面。這又是典型的佛教成語。僧、佛都是世人敬仰的對象,二者的階次有高下,“佛”是佛教的信仰目標,而“僧”是佛教的信仰徒眾,所以漢地有“不看僧面看佛面”的說法,用來比喻請看在第三者的情面上,幫助或寬恕某一個人。
  “生老病死”最早由佛教提出的,佛教認為這是人生所必須經歷的四種痛苦,也稱四相。《法華經》言:生老病死,四苦也。《百喻經》言:世間之人,亦復如是。為生老病死之所侵惱,欲求長生不死之處。現今,生老病死指生育、養老、醫療、殯葬等大事。
  “癡心妄想”來源于佛教,癡是佛教所說的三毒之一,三毒指貪、嗔、癡。癡又作無明講,指心性迷暗,愚昧無知。佛教認為,正因為有癡心、妄心、貪心,所以眾生才會有痛苦產生。現形容一個人不切實際的想法。
  “醍醐灌頂”出自佛教。“醍醐”是從牛乳中提煉的精華,比喻佛法的最高境界;“灌頂”是佛教密宗的一種形式,《大日經疏》言:以甘露法水灌佛子之頂,令佛種永不斷故。現比喻恍然大悟,茅塞頓開之愉悅。
  “不離不即”出自《圓覺經》,“不離不即,無縛無脫,始知眾生本來是佛。”真相與妄相有區別,即不即;但妄相乃真相顯現,即不離。后指若合若離,即不接近也不疏遠,也做若即若離。
  “當頭棒喝”源于禪宗的一種修行方法。臨濟的喝,德山的棒,棒喝是禪宗師家接待初學者的手段之一,對于其所問的問題,師家往往不用語言來答復,或者使用棒鋒擊打其頭部,或者沖其大喝,看其反應能力,斷定學生悟解能力。現比喻促人醒悟的打擊或警告。
  “一絲不掛”原是佛教用來形容沒有一絲牽掛,心地清凈無染著。現形容人赤身裸體。
  “一塵不染”佛家指佛教徒修行,掘除欲念,保持心地純凈。現形容環境的清潔,或比喻人品的純潔。
  “天花亂墜”源于佛教傳說,梁武帝時云光法師講經,感動上天,天花紛紛撒下。現用來比喻不切實際或過分的夸張。
  “單刀直入”佛教比喻認定目標,勇猛精進。現比喻直截了當,不繞彎子。
  “夢幻泡影”源于《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教認為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夢境、幻覺,和水泡和影子一樣空無,轉瞬即逝。現用來比喻不實在、不存在的東西和不能實現的妄想。
  “降龍臥虎”源于佛教故事。一些高僧有神通,能用法力制服老虎。現形容力量強大,能夠戰勝一切困難。
  “萬劫不復”佛經中常常用“劫”來計算世間。每個大劫,包含成、住、壞、空四中劫。每個中劫,包含二十個小劫。小劫是指人壽自十歲起,每過百年增一歲,至八萬四千歲為增劫之極;又自八萬四千歲起,每過百年減一歲,至十歲為減劫之極。此一增一減,共計一千六百八十萬年,稱為一小劫。現指永遠不可能恢復。
  “世界”源于《楞嚴經》卷四。經言:“世為遷流,界為方位”。“世”是指時間,界是指空間,“世界”即宇宙。以須彌山為中心,在同一日月照耀下的四大洲及其中的七山八海,稱為一個世界。積一千個世界,為“小千世界”;積一千個“小千世界”,為“中千世界”;積一千個“中千世界”,即為“大千世界”。“以三積千故,名三千大千世界。現今,“世界”成了一個偏義復詞,僅含空間的意思。
  “一廂情愿”亦作一相情愿,源自佛教《百喻經》。說的是一個愚人愛上了公主,害了單相思的故事。后被廣泛運用,多泛指單方面的愿望和計劃。
  “十八層地獄”是地獄名稱。“地獄”這一概念是漢末傳入中國的。那時,譯出專講“地獄”的經典多達十幾種。在梵語中,“地獄”有“苦具”、“不自在”等意義。“地獄”在“六道輪回”中最劣最苦,而“十八層地獄”又是民間熟悉的“重獄”。現比喻悲慘的報應。
  “三頭六臂”佛經上所說的天神和阿修羅(意譯非天,貌丑好斗,有福無德)往往有種種異相。如大自在天神,其形像是“八臂三目騎白牛”(見《大智度論》卷二)。天神那吒,其形像是“三頭六臂擎天地”(《景德傳燈錄》卷十三)。阿修羅的形象是:“體貌粗鄙,每懷嗔毒,稄層可畏,擁聳驚人,并出三頭,重安八臂,跨山蹋海,把日擎云”。現比喻人神通廣大,本領出眾。
  “聚沙成塔”把細沙聚成寶塔,也作“積沙成塔“。語出佛典。《妙法蓮華經·方便品》:“乃至童子戲,聚沙為佛塔。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這段偈子的意思是:甚至于小孩子做游戲,也能聚沙為佛塔。像這樣的各種與佛結下善緣的人都已注定將成就佛果。后比喻積少成多,常與“積腋成裘”合用。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道,指“道行”。魔,指一切擾亂身心,妨害修行者。釋迦太子成道前夕,坐于菩提樹下,自誓:“不成正覺,不起此座!”其時天界魔宮震動,魔王波旬先率魔軍進行威嚇,又遣魔女進行引誘,均以失敗告終。在修行中降伏魔事主要是靠智慧。應知一切善惡境界,均是唯心所現。若取之則心外有境,便成魔事。佛家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告誡修行者警覺修行過程中難免出現的各種“魔事”。現用以比喻取得一定成就后,前進道路上可能有更大的障礙。
  “鐵樹開花”典出《五燈會元·或庵師體禪師》:“淳熙己亥八月朔,示微疾……逮夜書偈,辭眾曰:鐵樹開花,雄雞生卵;七十二年,搖籃繩斷。擲筆示寂。”現今比喻事情罕見或極難辦成。
  “水漲船高”出自《景德傳燈錄·芭蕉清禪師法嗣》:“眼中無翳,空里無光;水漲船高,泥多佛大。”現比喻事物隨其所憑藉之物而相應提高。
  “鸚鵡學舌”典出《景德傳燈錄·藥山惟儼和尚》:“有行者問:有人問佛答佛,問法答法,不知是否?師曰:如鸚鵡學人話語,自話不得,由無智慧故。”現比喻人云亦云,別無新意。
  “女大十八變”亦出自《景德傳燈錄·幽州譚空和尚》:“有尼欲開堂說法,師曰:尼女家不用開堂。尼曰:龍女八歲成佛,又作么生?師曰:龍女有十八變,汝與老僧試一變看。”現泛指女性從小到大容貌、性情等變化很大。
  “只重衣衫不重人”出自《五燈會元·黃龍心禪師法嗣》:“師曰:五陵公子爭夸富,百衲高僧不厭貧。近來世俗多顛倒,只重衣衫不重人。”現形容眼光勢利者只重外表,不看人品。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出自《五燈會元·天衣懷禪師法嗣》:“曰:中下之流如何領會?師曰:伏尸萬里。曰:早知今日,悔不慎當初。”謂今天看到不良后果,追悔往昔的失誤,有悔恨已晚之意。
  “口頭禪”一詞來源于佛教的禪宗,禪宗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為宗旨,提倡直截了當的頓悟。禪宗的末流,好取現成的經語、公案、掛在口頭上,作為談助,被斥為“口頭禪”。“口頭禪”完全違背了禪宗“頓悟見的宗旨。現在,把口頭上經常說的一些沒有實際意義的話,稱為“口頭禪”。
  “作繭自縛”出自《楞伽經》:妄想自纏,如蠶作繭。如蠶作繭,以妄想絲,自纏纏他。
  “隨心所欲”出自《無量壽經》:智慧明達,功德殊勝,勿得隨心所欲。
  “現身說法“出自《楞嚴經》:“我於彼前,皆現其身,而為說法,令其成就。
  “導師””一詞源于《法華經》:有一導師,聰慧明達,善知險道通塞之相,將導眾人欲過此難。
  “平等”、“圓滿”《華嚴經》云:善男子,汝于此義,應如是解,以于眾生心平等故,則能成就圓滿大悲。
  “尊重”《無量壽經》云:尊重奉事諸佛,為世明燈,最勝福田,殊勝吉祥,堪受供養。
  “方便”、“演說”《法華經》言:過去諸佛,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妙法。
  “煩惱”《楞嚴經》云:謂雖自在隨其所欲,無澀無難,然唯修得世間定故,未能永害煩惱隨眠,諸心心法,未名為定。
  “勝利”《藥師經》云:何但念藥師琉璃光如來一佛名號,便獲爾所功德勝利?
  “利益”《華嚴經》云:發菩提心,隨其根性,教化成熟,乃至盡于未來劫海,廣能利益一切眾生。
  其他如:水到渠成、拖泥帶水、將錯就錯、七手八腳、半斤八兩、千奇百怪、粉身碎骨、膽戰心驚、感天動地、雪上加霜、劍樹刀山、灰頭土臉、斬釘截鐵、眾口難調、心猿意馬、頭頭是道、安身立命、一心一意、心猿意馬、去偽存真、人間地獄、借花獻佛、天龍八部以及大開方便之門、解鈴還需系鈴人等等。
  此外,有不少詞語雖然源於佛教經典,其來源卻鮮為人知。比如:贊嘆、究竟、浮屠、絕對、實際、緣分、隨緣、有緣、妄想、障礙、曇花一現、五體投地、水中撈月、不可思議、皆大歡喜、剎那間、一念之間、一念之差等語詞在佛經中頻頻出現,都是佛法觀念日漸世俗化而廣泛用于日常生活中的,已成為漢語中通用的詞匯,數量之多,難以盡述。原中國佛教學會會長趙樸初先生說:“如果徹底掘棄佛教文化,恐怕他們連話都說不周全了。”
  在長期的語言演變中,相當多的佛教成語在意義上已經發生了變化,但究其語源,仍可以看到佛教文化留下的印記,在漢語成語的百花園中,形成一道亮麗的風景。

佛教傳入對漢語詞匯的影響

      佛教傳入中國和佛教的中國化是一個動態的歷史過程。在此過程中,佛教以佛經翻譯為主要途徑對漢語的演變發展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它豐富了漢語詞匯,促進了漢語音韻學的發展,推動了漢語句法的發展,還為中國的翻譯方法留下了寶貴的遺產。佛教傳入后,佛教用語與漢語詞匯有機結合,產生了眾多新詞匯。 
    據統計,今人丁福保所編《佛學大辭典》收有佛教語詞近三萬條。這些漢晉時期至唐朝八百年間諸位大師所創造的,加入我國詞匯系統從而變為新成分的佛教詞語極大地豐富了漢語詞匯,從而奠定了其在漢語詞匯發展史上的重要地位。 
    一、佛教的傳入擴大了漢語基本詞和根詞 
    在佛教傳入中國的過程中,某些佛教詞語逐漸融入漢語基本詞的大家族,為漢語增加了不少新的構詞成分。 
    (一)音譯詞 
    梵語詞匯被借用時,往往是讀音的借用,或譯出其中一個音節。 
    例如:佛,梵文為Buddha,是這一批外來語中影響最深遠、最廣泛的一個,佛教甚至成了一種后起的傳統文化的象征。因此,與佛有關的詞語大量出現。最初被譯為“浮屠”(《漢明帝永平八年詔書》),南北朝時又寫成“佛圖”(《世說新語•言論篇》),也作“佛陀”“佛馱”,后來簡稱“佛”。佛又可作根詞用,構成大批的新詞。據統計,《佛學大辭典》中由“佛”組成的詞語有152個。 
    這一類音譯詞還有“菩薩”“魔”“塔”“袈裟”“和尚”“菩提”“彌勒”等。 
    (二)意譯詞 
    意譯詞是根據外來概念的意義,利用漢語的構詞材料,并按照漢語的構詞方式創造的新詞。這類詞在吸收印度佛教語言形成的詞中占了絕大多數。 
    例如:灌頂,梵文Abhiseka的意譯,原意為印度古代國王繼位的一種儀式,國師以“四大海之水”灌于國王頭頂,表示祝賀。佛教密宗仿效此法,凡弟子入門或繼承阿阇梨位時,設壇舉行灌頂儀式,由國師用水或醍醐灌頂。這類詞還有“心”“空”“色”“過去”“現在”“未來”“如來”“法寶”等。 
    (三)半音半意譯詞 
    這種詞我們也稱為梵漢合成詞,它由兩部分組成:一半音譯,一半意譯。這種詞反映了漢語在吸收外來語中“半音半意”的造詞方法。 
    例如:魔鬼,梵語為Mara,初時被譯為“磨羅”,簡稱為“磨”,后來改從石為從鬼,即為“魔”,并與中國原有的詞“鬼”連用,于是就有了“魔鬼”一詞。這類詞還有“佛家”“念佛”“歡喜佛”“禪師”“曇花”“佛典”“寺院”等。 
    二、佛教的傳入對漢語常用語的影響 
    佛教的傳入對漢語常用語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佛教詞語在漢語的各個領域內幾乎都有,常見于哲學、文學、民俗以及日常生活中。 
    (一)哲學詞匯 
    佛教是世界上最富有哲學思辨特點的宗教,許多佛家名相自然就是哲學名詞。現代哲學深受佛教的影響。 
    佛教認為宇宙本旨皆同一體,一切法、一切眾生本無差別。《涅槃經》卷三:“如來善修,如是平等。”現代哲學用“平等”表示人與人之間在政治、經濟上處于同等的社會地位,享有相同的權利。 
    “悲觀”“自覺”“因果”“唯心”“世界”等,都是哲學詞匯中的重要成員,表示一些基本命題,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 
    (二)文學詞匯 
    佛教不僅為中國文學帶來了新的文體和新的意境,也為中國文學輸入了大量的詞匯。首先,因佛典的翻譯和流傳,佛教典籍中不少優美的典故和具有藝術美的新詞語,被引進我國六朝尤其是唐以后的文學作品中,大大地豐富了我國文學語言的寶庫。 
    不少佛教詞語甚至還成為文學理論術語。例如:造境,佛教認為萬法皆由心所生,而心識有創造功能。文學家將其引申指心識有創造詩境的功能。唐朝呂溫《呂衡州集》卷三有言:“研情比象,造境皆會。”

    (三)民俗與日常用語 
    佛教傳入我國以來,許多在佛經里表達佛家禮儀節日的詞,自然而然地走進民間,并在相關聯的意義上又派生出新詞。例如: 
    1.圍繞因果輪回鬼妖地獄、喪葬禮俗的詞:陰司、閻王、超度、火葬、火化等。
    2.圍繞燒香拜佛、吃素食齋、問詢施禮等禮俗的詞語:拜佛、誦經、還愿等。
    3.圍繞僧人云游行乞、積聚功德等生活禮俗的詞語:化齋、施食、行善、濟人等。 
    日常用語中,時時有“佛語”出現,其中最多的是時間詞。例如:表示“時之極微”者的一組時間詞“剎那”“一念”“彈指”等,在佛經中都有定量。“剎那”是梵語Ksana的音譯,而“一念”是“剎那”的意譯,或者說“九十剎那為一念”(《仁王經》),又或者說“六十剎那為一念”(《往生論注》卷上)。“彈指”,本來指彈擊手指。在佛經中,這個動作表示:許諾;歡喜的心情;或警告別人。這組“時之極微”者,早就被漢語吸收,成為漢語時間詞的“骨干”。

     三、佛教的傳入對漢語熟語的影響 
    (一)成語 
    佛教是許多成語或典故的來源。《大本經》里說:“從右脅出,墮地行七步,無人扶持,遍觀四方,舉手而言:‘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唯我獨尊”這一成語,是對佛的降世神奇的贊頌。源自于佛教的修持實踐的,例如“六根清凈”,“六根”指眼、耳、鼻、舌、身、意等感覺器官。修行禪定要做到沒有任何欲念,必須“六根清凈”。“盲人摸象”“不可思議”“不二法門”“借花獻佛”“皆大歡喜”等成語均出自佛教。

    (二)俗語和諺語 
    俗語和諺語是活躍在人們口頭上的定型語句,其中也有不少詞條都來源于佛教。例如: 
    1.俗語 
    “不看僧面看佛面”——指不看和尚的情面,也要看佛菩薩的情面。后來比喻即便不顧某個人的情面,但也要照顧他的主人或長輩、親友的情面。 
    類似的俗語還有“閻王催命不催食”“無事不登三寶殿”“和尚無兒孝子多”“遠來的和尚好念經”等。 
     2.諺語
    有源于佛教故事的,例如“生公說話,頑石點頭”。“生公”指晉初高僧竺道生,他是鳩摩羅什的高徒,悟性非凡。傳說他曾聚石為徒,講《涅槃經》,說到斷絕善根的人也有佛性時,群石為之點頭。比喻說理透徹,使悟性全無的人也信服。 
    有反映佛教思想的,例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指修行圓滿的人。放下手中的屠刀,馬上就能成佛。這是勸人改過向善的佛教語。后來比喻壞人停止作惡,也會變成好人。 
    這樣的諺語還有很多,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萬般皆由命,半點不由人”“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忍辱精進,禪定修行”等。

    (三)歇后語 
    歇后語是漢語中獨有的一種別具特色的語言形式,具有生動、形象、活潑、饒有趣味的特點,與佛教也有密切關系。
例如“閻王貼告示,鬼話連篇”。閻王是管地獄的神,是小鬼的上司,所以閻王貼告示是讓小鬼們看的,告示的內容便是鬼話。比喻說一些不真實的話,騙人的謊言。 
    此類歇后語還有“和尚打傘,無發(法)無天”“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屠夫念經,假慈悲”等。 
    佛教的傳入,對漢語詞匯的發展演變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它擴大了漢語基本詞和根詞,影響了漢語的哲學詞匯、文學詞匯、民俗和日常用語,增加了漢語詞匯的表現力和生動性,使漢語更加豐富多彩和富有韻味。

排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