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專欄 更多>>
姚慧敏(姚會民),字逍遙,陜西蒲城人。國家一級書法師,國家一級美術師,學者、書法評論家、文字(字體)研究家。
現任中國文化魂網站總編,中國文化魂書畫研究院院長,中央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華書畫協會名譽顧問,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外聯部長,輝煌中華雜志社副社長,中國博達書畫院名譽院長,中國榜書協會理事,中國甲骨文協會理事,陜西書畫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華夏平安書畫院常務院長,陜西毛澤東書法協會理事等……
中國象形字與字母文字的對立
中華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長城——
全世界中國人團結起來 共守中華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三)
姚慧敏院長與西安美院白翊老師
陜西書畫大聯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見禮
胡志賢
李越飛
李 巖
張文軒
趙振江
李志華
王志海
楊建武
李少仁
喬 鴻
姚慶龍
王有榜
茅允龍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興
萬順昌
劉新貴
劉 豐
昌玉曉
石文虎
劉顯慶
中國文化魂首頁 >> 詳細查看
談清代民間宗教的民俗性與鄉土性(1)
信息來源:中國文化魂網站 發布時間: 2013-9-27  瀏覽次數:1486

  一、吃齋的民俗性與生活基礎
 
    大概自宋代取締所謂的吃菜事魔以來,吃齋似乎成了官方認定邪教的一項重要指標。特別是在清代,對吃齋不僅明顯加大了打擊力度,而且有趨于擴大化的傾向,雖然雍正朝時曾一度采取較為寬容的態度,明確宣布“但應禁止邪教惑眾,從未有禁人吃齋之理”[1],《大清律例》也有“至守業良民諷念佛經,茹素邀福,并無學習邪教”者不在查禁之內的規定,但事實上在絕大多數時期吃齋始終未能擺脫遭受打壓、查禁的處境。盡管如此,民間私相吃齋之風還是屢禁不止,反倒形成了一種“禁者自禁,吃者自吃”的態勢,如訥親在關于老官齋教一案的奏折中稱,福建建寧府建安、甌寧地方,“其吃齋之時,每月一二次,或數十人,或近百人至期聚集,率以為常”[2]。江西地方,據巡撫常安奏稱,“吃齋誦經集眾作會之舉,各郡邑俱有。此等人始則勸人行善,或云報答天地之德,或云報答父母之恩,以致無知村愚不論老幼男女,靡然傾信”[3]。江西按察使凌火壽也稱,“江省風俗尚邪,愚民惑于福禍,崇信不疑”,“習而不察”[4]。而在山西趙城縣等地,據巡撫申啟賢奏稱,“該縣等所屬各村俗規,凡茹素諷經之人稱為善友,并以吃茶念經可以消災除痛之言互相傳述”[5]。廣西象州鄉村,雖然沒有開堂斂錢聚眾之事,但“吃齋念經,轉相授受”卻由來以久[6]。湖廣總督周天爵等在查處襄陽縣吃齋一案時,據供:“監生司庭善、民人劉奇及其妻劉孫氏、子劉汶世、媳劉司氏,各因父母患病或求子心切,按朔望暨三六九等日吃齋”。“樊似海之父藩新玉、李廷俊(生員)之祖李希監、父李金鑒、張延俊等之父張秀清在日,均吃齋念經。每年二月初二、三月初三、六月初六、十二月初八等日為齋期。凡食齋之日,同至大乘庵廟內聚會,敬神念經祈福。張延俊之兄張延齡承種廟田,照管香火”。又據樊似海等供,“從前至廟念經做會,亦無非敬神之期,實系相沿食齋求福,委無立教興會情事”[7]。嘉慶年間和寧在查處八卦教時也承認,“此等鄉愚男婦,間有吃齋念佛,習以為常,本無謀為不軌情狀”[8]。凡此等等,從“率以為常”、“各郡邑都有”、“風俗尚邪”、“各村俗規”、“相沿食齋”、“習以為常”等種種表述來看,有理由相信吃齋已成為鄉村社會中頗為流行的一種風氣,一種信仰民俗。
  
    一般而言,現象演化為民俗必有其生活的基礎。吃齋作為一種較為普遍的民俗事象自不例外。因此,在分析民間宗教中的吃齋現象或行為時就不能忽略其生活的內容和基礎。那么鄉村生活特別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狀況又是如何呢?美國學者周錫瑞在談到二十世紀初魯西一帶農民的生活時這樣寫到:  
 
    其食物亦非常簡單,每年只有極少機會吃肉,以粗茶淡飯為主。只有新麥打下之后,才吃幾頓面條和菜蔬。園內所產菜蔬,并不全部食用,還擔去城鎮換些糧食以維持生活。城里平常使用的油鹽醬醋等調味品,在鄉間視為貴重品。若吃香油時,則用小棍穿過制錢孔從罐中取油,滴到菜里調味。平常飯時,水里煮些大蒜、辣椒、大蔥,就是一頓。除了喜慶喪葬或新年外,很少見到葷腥,老人也不例外。[9]
  
    然而,即便象是這種簡單乏味的生活,也并不是所有的人家都能過得上的。在一年的絕大多數時間里,即便不遇上災荒饑謹,鄉村的普通農戶常常也只能以咸菜與粗糧為主。可以說,這種狀況直到二十世紀末在大部分農村地區仍然沒有得到完全的改觀。有理由相信,鄉村吃齋習俗,特別是民間宗教的吃齋正是建立在這種生活基礎之上的。 
    眾所周知,中國老百姓在信仰方面的基本特點,就是在相信彼岸來世、天堂佛國的同時,更注重其功利性與現實性的一面。誠如一位西方學者在二十世紀初所觀察到的那樣:
  
    普通的中國人在宗教方面如同其他方面一樣,追求實用,認為菩薩是世界上獲取利益的源泉。他們從菩薩那里,尋求恢復健康、好收成、科舉考試成功、經商獲利和仕途順利。如果一種宗教未向他們提供要求的這些方面,而只是以諸如忍耐、鼓勵和戰勝引誘等方面的精神祝福來回答他們,他們是非常驚異的。他們首先進行嘲笑,然后認為此種宗教是奇談。[10]  
 
    的確,對老百姓來說,決定他們選擇某種宗教或信仰的首要條件就是能否滿足他們的現實需要和欲求。他們絕少會出于某種純理念的追求而輕易放棄或犧牲現實生活的利益。在處理諸如眼前與長遠、現世與來世之間的利益關系問題上,也從不會放棄務實的考慮。所謂“割目下之近欲,修難成之遠功”,那種想象中的禁欲或絕欲的宗教在中國從來就是很難行得通的,畢竟那只是極個別人的行為。宋人在評論“吃菜事魔”之所以禁所難禁的原因時曾講,“蓋緣田野之間,深山窮谷,肉食者少,往往只吃蔬菜”[11]。又“江浙山谷之民,平時食肉之日有數,所以易于食菜”[12]。此論可謂一針見血。事實上,吃齋對于粗茶淡飯的鄉村百姓而言,并不意味著要放棄多大的生活享受,更不可與所謂的禁欲相提并論。因為吃齋不僅沒有改變他們慣常的生活模式,而且迎合適應了鄉村百姓在毋須付出任何代價的情況下,既可祈福治病,又可修來世,甚至上天堂佛國的功利心態。更何況在做會的場合,吃齋對于絕大多數并不富裕的信徒或信眾而言,更象是一次豐盛的聚餐,盡管沒有肉食。當然,對于那些富裕或較為富裕、有條件滿足口腹之欲的人家,吃齋自然要割舍一些生活上的享受。不過,即便是吃齋,也有種種不同的形式,如長齋、花齋、父母齋等等。同時,既可自幼吃齋,也可以年老時吃齋;既可入教吃齋,也可僅止吃齋治病而不入教,靈活變通,因人因時而異。這樣,吃齋也就不會對各種不同階層的人們的實際生活造成妨害。《魚籃觀音寶卷》載有這樣一則故事,或許能說明中國老百姓信仰上的務實態度和功利心:金沙灘住戶作惡多端,觀音不忍,于是下凡來度他們。她化作妙齡女子到村中賣魚,哄動了全村。惡人之首馬二郎欲娶她為妻,她說有誓在先,凡欲娶她的人必須熟念蓮經,吃素行善。于是,馬二郎和村中惡少紛紛放下了屠刀。在念佛聲中,女子與馬二郎結為夫妻。婚后不久,新娘因腹痛而亡。村中受了觀音的感化,自此竟成為善地[13]。顯然,馬二郎一伙吃素行善的最初動因在于對美色的貪欲而非對善的向往,而觀音菩薩正是利用人性中對色欲的本能追求,最終得以導惡向善。同樣,吃齋之所以能成為民間宗教的一種日常修行,與布教者不違人欲、因勢利導、努力適應百姓日常生活的實際不無關系。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民間宗教是“因俗成教”,因俗而行教。  

    不過應該看到,民間宗教的吃齋與正統佛教的吃齋雖然形式上沒有什么不同,但本質上是有差別的。佛教的吃齋是強制性的,是由于“不殺生”的戒律,是出于對一切生命形式普遍尊重的根本理念;而民間宗教的吃齋則是生活之自然,是出于現實生活問題的考慮,如治病消災、祈福禳禍、求子延壽等等,兩者不可同日而語。因此,吃齋目的上的不同,一方面表明民間宗教與正統宗教的差異性,同時反映出民間宗教與鄉村生活、民間習俗相適應、相習合的根本特性。

排五走势图